信息
山东频道 > 信息

台儿庄:运河古城桂花馥郁香 最美水乡知味识景

2021年10月19日 11:13:33 来源: 台儿庄古城

  文/图 孔闯 时培京

  十月时节,运河古城的桂花开得正好。

  古城是一阕格律诗,规格与音韵是“留古、复古、扬古、用古”。于是,桂香古意地铺开。桂花按照唐诗《鸟鸣涧》标准开放,“人闲桂花落”。春山的桂花“惊山鸟”,台城的桂花于幽僻处落落大方,于不易察觉时嫣然来临,恰似《西厢记》的崔莺莺碎步赏月。

  金风桂花一相逢,台城平添黄金甲。金风催黄了万家大院的银杏树,催黄了“王德兴”老字号木匾,催黄了铸铁鏊子烙的大煎饼,催黄了月亮,催黄了月饼,催黄了月河的双黄蛋,催黄了相思慌里慌张,催黄了许许多多人迫不及待的访期。归期未定,只因花谢无期。

  台城桂花笼络了一年四季的风。春天的和风,夏天的薰风,秋天的金风,冬天的朔风。桂花淡雅清香像和风,一如素绢上的侍女。馥郁浓烈的,为熏风,没有《红楼梦》里的夏桂花的飞扬跋扈。开的正好的是黄色的桂花,这金秋的颜色的花儿古城居多。那让风景不高兴的朔风,早早于桂花三尺之外,等候十一月卷走一地黄色的小星星。

  一个院落有两株桂花就够了,关帝庙戏台后的桂花,好像种遍了全院。“惊梦楼”戏台上京剧小旦倏忽间停顿,看了一眼桂花,深深吸了一唇。想来桂花的前世必是一位粉墨登场的小旦,今生再听一次京剧特意来台城。也是倏忽间,小旦略作停顿,重新唱起,比其平日里竟有许多缠绕不过来的愁肠离绪。桂花影动,一股股浓郁袭向戏台,唱着的醉了,听着的迷了,安放着我们的古城香了。

  关帝庙门前的榕树花不及它的香,打起粉白相间的的扇子遮住。槐花在春夏比不过桂花,四季桂品的“月月桂”、“日香桂”、“大叶佛顶珠”把美好的月日穿成一年四季的祝愿,祝你月月日日佛珠保佑。

  小巷有一棵桂花就行了,风顺顺畅畅,香畅畅顺顺,不留下分毫于待嫁的箱底。有时停留在太平巷中的招幌,有时在姜桥巷口招手,有时在复兴广场的铜像让铜色越深。大街上,千米长的大衙门街三棵桂花就够用了,三点成一线,射出夺人魂魄之魅,带得一城馥郁,漾得汪塘秋波涟涟,月河生香。

  要去明德门,路过天齐庙、泰山行宫,先从市楼经过,桂香用鼻子寻觅。天齐庙两旁没有,泰山行宫是香火的香气,桂香从明德门发出,一棵像灌木矮小不易发现的桂花,闻香读文为一大雅事,“明心明智明大道”,那一句尚不及看,闭了眼。

  顺河街桂花多四瓣,小巧而琐碎,是长在树上的句号,谨慎地开着;是月河嘴头簇拥一起的小鱼,见到食物就游动了。它低调地开在枝桠的腋窝,不像国槐花开在枝头。散开的礼花仿佛为它的默默点赞。

  这一处那一处,若夜幕上逐渐点齐的星星,若人海之中所有眼眸散聚的人影。像星星散入碧绿的树丛,像燃烧黄色火焰的绿树,像清芬的茉莉花,在台城这只四百多年历史的茶杯泡着。

  我愿意来古城。工作之时电脑对人眼,眼花缭乱,太阳穴殷殷肿痛。妻子说:台城的桂花开得正好。空气里有是透明的镇静剂,我沉静其中;在台城,它催发我们的才思,过滤我们的烦恼。这是桂花精油的功效,没有经过采摘炼制的桂花如何来如此?

  台城是盛放容纳的精油瓶,飞彩檐角是得意的商标,“台城旧志”门是古色古香的瓶塞。提炼桂花精油的过程是这样的:运河水面升腾水气的滋润,青砖遮蔽下的阴凉的庇护,关帝庙大殿定琉璃瓦的颜色渗入,鸟儿柔媚的叫声,糅合萃取古意盎然的空气,汲取极富负离子的氧,撒入古城浓厚的文化底蕴,揉搓,沉淀,发酵,析取,一瓶二平方公里的桂花精油在人与自然的沟通呵护下诞生。

  桂花香,馥郁浸台城。其实,台城是一个硕大无比的桂花精油瓶。

[ 编辑:张建波 ]
欢迎下载新华网客户端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97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