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山东:露营初体验 浪漫之外垃圾、如厕等问题待解

2022年05月05日 10:02:32 来源: 齐鲁晚报

  动手搭帐篷,夜半等流星,围炉唱歌,与天地对话,是不少新手对露营“心向往之”的原因。疫情之下,潍坊人对于大自然的渴求越发强烈。

  在露营走红之际,记者日前跟随露营爱好者一起来到山东潍坊滨海国际风筝放飞场,开启露营初体验。除了与天地对话的浪漫外,记者还注意到,个人卫生问题的解决、垃圾处理等也成为露营的棘手问题。

  越野车载满装备

  露营“氛围感”拉满

  露营爱好者韩先生从2006年开始玩露营,至今已经十多年了。日前,记者跟随韩先生满载露营装备的越野车来到潍坊滨海国际风筝放飞场,与约好的三五营友一起,预备在此安“营”扎寨。

  韩先生告诉记者,凌晨3点可能出现的流星雨是他们选择在此露营的原因。

  露营的营友们到达放飞场时已经是晚上6点半。在放飞场的西北角,两顶帐篷和天幕已经搭了起来。已有露营爱好者提前到来。放眼望去,桌椅板凳、锅碗瓢盆、柴米油盐应有尽有,天幕之下,卡式炉上正在烹煮的鸡汤散发出阵阵清香。

  韩先生打开越野车的后备厢,车里塞了满满一车露营设备:帐篷、天幕、桌椅、睡袋、氛围灯、户外电源……车内的每一处空间都被充分利用。

  与营友简单打过招呼,韩先生便开始动手搭帐篷。帐篷主要包含外帐、内帐、地垫、帐杆、地钉、防风绳等部件。约一米多长、20厘米宽的袋子里的帐篷部件,经过韩先生的组合拼装,15分钟以后,一顶帐篷初装完成。

  韩先生将地垫铺在地上,然后将折叠的帐杆拼接起来,将两根帐杆呈交叉状穿入帐篷,穿插完毕之后,由两人分别握住帐杆的两侧,将帐篷支撑起来,随后将帐杆的一头插入地下固定,再使用防风绳和地钉对帐篷进行二次加固,一顶帐篷就搭好了。“地钉插入地下的时候要与地面呈45度角。”韩先生一边说着,一边不断调整地钉的位置,以便使帐篷更加牢固。

  帐篷搭好以后,韩先生又花了大概20分钟搭天幕、布置桌椅,随后拿出为帐篷装饰的点睛之笔——星星灯。

  他将星星灯悬挂在帐篷的边缘和防风绳上,电源接通后,星星灯勾勒出帐篷的形状,在暗夜里闪闪发光,与远处的摩天轮的灯光交相辉映。

  齐全的装备、精心的布置,一下子将露营的氛围感拉满。

  吃饭干活“AA”制

  晚风吹拂下心情愉悦

  各种装备和家当准备好以后,时间来到晚上8点15分钟,晚餐正式开始。

  大家将自己烹制好的食物陆续摆到桌子上:刚刚烤制好的鱼、冒着热气的鸡汤、不同口味的小龙虾、各种亲手制作的凉菜……不一会儿,桌子上的食物逐渐丰富起来,摆满了一桌子。

  围坐在天幕下,见记者有些拘谨,一位吴姓营友告诉记者,“露营都是自力更生,没有谁照顾谁。”其实不然,整个晚餐过程中,所有人同时坐在座位上的时刻比较少。查看食物的烹制情况,添置取暖炉,添加用于挡风的阵幕,众人各司其职,配合紧密流畅。

  韩先生告诉记者,他与这些营友已经相识多年,周末或者假期的时候,大家经常一起出来露营,大家都是AA制。熟悉的朋友都称呼韩先生为老K,“K,开心自在。”韩先生说起自己外号的由来,这也是自己喜欢露营的原因。另外一位营友与韩先生的想法如出一辙,“露营时不用说出自己的名字、工作、年龄,只需要享受当下就好。”

  参加露营的一位女士告诉记者,这也是自己的露营初体验。在过去的6年间,自己一直在照顾儿子上学,如今儿子即将参加高考,自己也终于能解放了。“等我儿子上大学以后,我就可以好好放松放松,到全国各地去逛逛。”露营对她来说,是一种未来可以选择的放松方式。

  晚餐结束以后,众人喝酒唱歌谈天,约凌晨1点左右,方才回到帐篷休息。夜半晚风吹拂,使人心情愉悦。

  大风吹折支撑杆

  露营提前结束

  当天晚上的气温降至10摄氏度左右。记者钻进睡袋里,好一会儿腿才暖和过来。帐篷不隔音,风声混合睡梦中的呓语传入耳际,催人入梦。

  凌晨3点的流星雨没有等到,早上6点的风刮得越发猛烈起来。7点左右,众人纷纷起床,此时的天幕被风吹得上下浮动,有倾倒之势。大家抓紧调整地钉和防风绳位置,但是因为风过大,突然一根支撑杆支撑不住,倒塌下来,折了。

  “以前也遇到过比这风还要大的时候,天幕都被吹走了。”无奈之下,韩先生只好将天幕收了起来。众人将做饭的卡式炉点燃,开始做早饭。因为风太大,在阵幕后面点燃的卡式炉半个多小时才把水烧开。饺子和红薯一起被放到油锅中来了个混煎,娃娃菜被掰成小片放到昨晚的鸡汤中,煮了一锅青菜鸡汤面,大家站在风中吃完了早餐。

  与昨晚追求的极致氛围感不同,早餐则显得有些潦草。因为没了天幕的遮挡,强烈的紫外线晒得人脸上发烫,不一会儿,大家便打包行李,准备打道回府。

  有时候就是这样,天气成为影响露营进度的重要因素。

  新营友环保意识堪忧

  “零垃圾出行”任重道远

  “零垃圾出行”是韩先生发起的一个活动,目的在于致力于户外运动的环境保护。“很多刚刚开始参加露营的人环保意识差,吃烧烤把草皮烧坏了,离开后留下满地垃圾。”韩先生对这样的行为颇不以为然。

  韩先生翻出自己4月中旬在潍坊滨海渤海之眼景区拍摄的露营情况,一众前来露营的车队沿着公路排开几百米,甚至不少市民直接将车开上草坪。对于这样的现象,韩先生有些愤怒:“真正喜欢露营的人,是享受并珍惜户外风景的人,是环保主义者。”故而在露营收尾阶段的收拾垃圾环节,韩先生将垃圾分类整理到四五个垃圾袋中,投放到放飞场主席台后的垃圾箱内。

  现场收拾完毕后,记者开始整理装备。打包行李不是个简单的活,已经充气的地垫需要将多余的空气挤压出去,才能塞进包装袋里,这一环节需要耗费一些力气。至于将散落的设备装进一辆越野车内,更是一个技术活。装车时理清先后顺序,是充分利用空间的必要条件。韩先生的脑海中似乎对各项装备的位置各得其所,早已形成了记忆,不到10分钟,大大小小共计20余件包裹就全部归位。整个收拾阶段大概持续了1个小时。

  至此,为期一夜半天的露营结束,众人约定好下次露营的时间地点后,挥手道别。

  露营地亟待完善 公共服务能力

  露营体验结束了,不得不提的是,露营期间的个人卫生问题的解决方法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

  因为周边缺乏公共卫生间,这使得个人卫生问题的解决成了一件较为棘手的事,有的营友会自己携带移动马桶,有的则向大自然寻求帮助。固然人体排泄物会伴随着生态循环逐渐分解,但是随地大小便终归对环境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响。

  露营的相关规范准则和具备公共服务能力的露营地的建设,在潍坊露营一夜走红后亟待推进,这是值得探讨的话题。

[ 责任编辑:王媛媛 ]
欢迎下载新华网客户端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10071128621448